追蹤
Melody 的心情雜記
關於部落格
Softy + Melody + Milk + Sunny = 開心、歡樂一家人!
  • 10056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6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幸福專賣店-香水篇

尤其我更加覺得用“逃避”的方法是超級幼稚且不明智的作法, 就算是殺傷力超大的講出來都還比較好, 所以看完這篇 Melody 的情緒是抓狂的! 因為我不喜歡人逃避, 有事、有想法就說出來, 不說出來誰暸呀! 套句我跟 Softy 常說的話:「不說出來誰知道呀!我又不是你肚裡的蟲蟲。」 好啦! 發表完啦! 大家看文章吧!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清晨,我愉快地呼吸著新鮮空氣,看著天空,我忽然想起了些事情。 於是我從櫃子裡拿出一瓶香水,那是有如清晨般迷離的水藍色。 這裡是幸福專賣店。我擁有各式各樣的幸福,妳要哪一種? * * * * * * * * * * 這瓶香水,並不是我店裡的東西。 某個下雨的夜裡,有個陌生女人在我的店前昏倒了。 我將她扶到店裡,清洗乾淨她髒汙的臉。 但卻怎麼也洗不掉她的點點淚滴。 我把她安置在客房內,看她熟睡後離去。 隔天,她不見了。 留下這瓶香水,和一張字條: 『 謝謝妳收留我。我走了,不該再打擾妳。 這瓶香水,雖然不怎麼起眼,但算是答謝妳的禮物吧。 請好好的保存它,因為對我來說,它是很重要的東西。 P.S.淚水…會是什麼味道呢? 』 我笑了笑,把它放進我的楓木櫃裡。再也沒動過它。 * * * * * * * * * * 看著這瓶香水,迷離色彩在我眼前轉呀轉,在陽光底下發出晶瑩的光。 我嘆了口氣,將這瓶香水再放入櫃子裡,這終究不是我的東西。 我不能佔有別人的愛情。 過了一天,到了夕陽把人影拖長的時間。 我正打算把店門關上時,有個男人從路的那頭急步走來。 我停了關門的動作,男人也毫不猶豫的走進店來。 【請問…妳們有賣「拾回」這種幸福嗎?】 我瞅著眼看他,他不自然的解釋: 【喔…是這樣的…我聽到電車裡一個女高中生說…這裡有家幸福專賣店… 就是妳嘛…對吧?我…呃…這個…「拾回」妳懂嗎?…就是例如…例如我曾經錯過了某些…呃…美好的事物…妳了解嗎?然後我想要…想要再…重新來一次…妳知道這個意思嗎?明白嗎?】 這位先生似乎把我當成領悟力很差的人,一直詢問我是否了解。 ﹝這是幸福專賣店,不是時光機。﹞我似笑非笑的回答他。 【喔…我想也是…根本不行…哎…哦!對不起!打擾妳了…】 他有點喪氣的打算推門出去。 忽然,我覺得----- ﹝你要不要看看其它的幸福呢?也許它們能幫你唷!﹞ 他有點誇張的轉過身來,臉上盡是希望的光芒: 【真的嗎?真的可以嗎?】 沒等我回答完,他就自顧自的開始看起來了。 男人是一個平凡的上班族,有著普通的身份、規律的生活。 就像城市裡很多寂寞的人一樣。 下班後,他總會到我的店裡來找尋他的幸福。只不過,他每次都只能待十來分鐘左右。時間一到,他又會匆匆離開,一如他匆匆到來般。 於是我這小小的店面,他倒也花了不少時間才一一看完。 我好奇他為何總是匆匆離開,難道是趕著跟女朋友約會? 【當然不是約會啦!我連女朋友都沒有咧?哈哈哈…】 熟了之後,他這樣回答我,只不過笑聲裡藏有些悲涼。 * * * * * * * * * * 這天,直到第一道清冷的月光照入店內後,男人才出現在門口。 推開了門後,他坐到我的面前,我們二個都不發一言。 看來他的心情很不好,我把鐵門拉下了一半,提早打烊了。 我沒有泡該給他喝的『溫暖』給他,我反而泡了『傾訴』。 芙蓉色的『傾訴』冒著煙,慢慢溶解他的心防。 也許他本來就想說,也許是『傾訴』發揮了效用。 【我看完了妳店裡的所有『幸福』了…可是我沒有找到我想要的…這很 糟吧……其實我一開始就不抱希望了…都是我的錯…挽不回了…】 男人斷斷續續說著,我也沉默的聽著 他曾經很愛一個女人過,他們是相愛的。 但隨著年紀的增長,女人開始要求安定。 他就像一般的男人一樣,對於婚姻有著莫名的恐懼。 遲遲不肯答應她,並且愈來愈害怕面對她。 其實並不是他不愛安定,而是他害怕不能給她幸福。 他不懂該如何告訴女人,他好愛她好愛她。 但就因為太愛她,所以更不能輕易給她承諾。 他們的裂痕漸漸加大,摩擦也不斷發生。 他為了躲避她,躲避壓力,他開始不理她,疏遠她。 放著她痴痴找著他、等著他。 他們約定在交往七週年的那天要攜手走入禮堂。眼看著那天漸漸到來,而他仍避不見面。女人固執的開始準備婚禮,堅信著他會記得那個約定。 那天,他還是沒有出席。公司的一個case讓他昏天暗地了整個星期,忘了所有的時間運轉。是的,他忘了日期。 Case交出後,他才恍然想起他的承諾、那個約定。 * * * * * * * * * * 他瘋狂的找她,卻怎麼也找不著。 她辭職了,家裡的電話一直沒有人接。 手機已經停話,她的父母搬家了,電話也改了。 他想起她的好友,急忙打了電話過去。 好友冷冷的對他說:來不及了。她走了。 她告訴男人,女人是怎麼堅持著,怎麼替他向全部的人抗辯。 大家都勸她別傻了,別籌備著沒有新郎的婚禮。 但她堅信著,不管父母朋友威脅著要脫離關係。 “她一直替你解釋著,辯解著!”好友氣憤地說。 婚禮,如大家預料的,是個沒有新郎的婚禮。 她倒是沒出現預料中的反應,她平靜的謝了出席親友。但隔天,她就不見了。 他怔怔的出神,流下淚了也不自覺。 他瘋狂的找她,卻怎樣也沒有她的下落。 從那時,他就在下班後,趕在七點前回到家,等著她的電話。 因為這是他們約好的「熱線時間」。 但從沒有一通電話是在準七點響起。 * * * * * * * * * * 一年過後的今天,原是他和她的結婚紀念日。 他以為她會記得,給他一個奇蹟,再出現在他面前。 但,並沒有。 只有他呆呆等著她,一如一年前的她。【沒有一瓶幸福可以幫我…因為我不值得幫……】 我安靜的坐著,真的想不出有哪瓶幸福可以讓他找回他最愛的人。 他哭泣著,痛苦的流著淚。 淚滴,啪答啪答的掉在我的楓木桌上。 我竟然想起了那瓶香水。 於是我拿出了它,擺在他的面前。 他停止了哭泣,望著那瓶香水。忽然激動的問: 【妳怎麼會有這個?這是我送她的第一瓶香水!這瓶子是我自己親手作 的,世上就這麼一瓶!妳怎麼會有?】 ﹝既然是你的,那就還你吧。去,去對著月光許個願。﹞我把他推出門外。 【為什麼……】他不解的看著我。 ﹝誠心的許個願。你和這瓶香水在這裡重逢,我相信它會帶你找到她的。﹞ 他看了看那瓶香水,像下定決心般肯定。他走出我的店門,我看到他在灑滿銀白月光的長街上跪了下來。 他虔誠的祈禱著。 店門外的鈴又響了起來,有個女人氣喘吁吁的推門進來。 “對不起…妳還記得我嗎?我想要回我的香水…放妳這的…本來說要…” 我走到她的面前,她驚訝的抬頭,話也忘了說完。 ﹝去吧!我把香水還給它的主人了。﹞我微笑著指了指外面。 女人狐疑地看了看窗外,眼神漸漸亮了起來。 來不及跟我道別,她又急急忙忙的拉開門想往街上跑。 我叫住了她: ﹝眼淚的味道,可以是苦的,也可以是甜的。祝妳幸福。﹞ 笑容在她臉上慢慢擴大,她用力點了點頭,眼淚也因此滑出眼眶。 不過,這次她會幸福的。 好好把握你想要的,並不是每個人都能這麼幸運重來一次。 * * * * * * * * * * 這裡是幸福專賣店。我擁有各式各樣的幸福,妳要哪一種?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